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电影

br是在QQ聊天时

2020-03-10 来源:西宁娱乐网


是在QQ聊天时,他说他来我这里,而为了这,他要兑出他的店面,他要退出他在娱乐城的52万投资。

我有点感动,更多的却是不相信——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当初我回家发展,真正爱我的话,你为什么不放弃一切随我来东北啊!四年多时间了,你说你发展了,有所成就了,并且要为我而来东北,现实吗?怀疑是有的,但对于他的将要到来,我还是隐隐约约有所期待。

事情不太顺利,他在娱乐城的投资根本就抽不出来,他的合作方有太大的背景和势力,在他想抽出自己的股份时,朋友也就不是朋友了。于是他就张罗变卖店面——是办公用品,还是什么,我也不太清楚,他也没说得十分清楚。而这,恰恰铺垫了我们后来的路:稀里糊涂地交往,稀里糊涂地结束。

有好段时间没见他上网,偶尔见了,他说,在出兑店面。

我忽然觉得不很妥当,于是对他说:你要知道,这些年了,我们都变化了,所以我不敢说我对你的感情依然如故,我也不敢认定你对我的感情还似从前。你来东北可以,到我这个城市来也可以,可是我不能向你保证什么。你到这里发展,作为同学和朋友,我会尽地主之谊给予必要和能够的帮助,比如社交圈子,比如市场选择,比如生活用品。你也必须而且只能为了发展而来,别的先不要想,也不可能想。来不来,是你的自由,来了之后再离开,也是你的自由。

他答应了,他说,是的,期望太高,失望也太大。我相信会我让你接受。

这点和以前一样,有男人的自信。

我的亲人们却对这个人的将要到来表示怀疑,有这么大的投资在娱乐城,说丢下就丢下,对谁来说都不可能,除非他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迫使他要离开那里。况且,来到这里,他做何发展?没有考察就抛弃所有,这不是生意人的作为,不是商场的规矩。也有天真的朋友对他这个“选择”而为我羡慕和称赞。

我并没有太多的兴奋,因为直觉告诉我,事情好像远不是这个样子的,也许它根本就是一个梦——轻轻地来,悄悄地走,不留痕迹,不留声响,只留给你一段无奈的轻叹。

一个周日的下午,我突然收到他的电话:他要到了,要我去火车站接他。

没有参加同事的婚宴,我叫上我的表嫂,我们俩去火车站接人。

等待的时间里,表嫂和我谈论着他,我和她说些以前的事情。表嫂以为,他一定是一个衣冠楚楚,风度翩翩的男人了。我想应该也是了,虽然从前不,但毕竟闯荡了好几年了,也是场面上的人了嘛。也就是说,不会太出众,总也是不会太过不去的吧。

然而出乎意料,他简直不像一个商场人物,一点也没有那个气质。当晚上七点半多的火车进站,旅客们开始出站时,我期待的兴奋中突然生出一丝紧张不安。当我发现人流中的他时,我简直不敢向我表嫂指示:这就是小刘。他穿一身运动服,有好几处明显很脏了。他什么也没带,甚至一只小包。脸上没有商人的优雅,也没有了从前的单纯和热情。见了我,也只是淡淡地点一下头,算是看到了我,然后就站到了我们面前。

我向他介绍表嫂,他依然只是稍微让面色生动那么一点点,道:“表嫂,你好。”

第一晚,我们在表嫂家住的。表嫂偷空对我说:他好像没有什么钱。“有钱人都这样。”我说。

饭后闲聊,说到感情问题,他说他没有女人。我坦诚地说我现在有一个,正处着。但在我心里已经是去意坚决。表嫂好像对眼前的他还算中意,就怂恿我立刻回了那个初中的数学老师。我也是心血来潮,便当着他们两人的面,给那个朋友打了电话,告诉他我现在的决定。对方还要说什么,我挂断了电话。

我和表嫂一屋,睡时,我故意没有关紧房门。他很晚还没睡,不知是择席,还是想什么。

他不同意我和表嫂提给他的关于租一个比较高级些的旅馆的意见,坚持在一个僻静的、靠近火车站的地方找了一个旅社。我陪着他租了一个房间。问了价钱,他说,不用旅馆的被子和茶具,如果有,让我给他一套。我心里不解,但有一点我清楚:这样可以省些钱。我答应了他,送他一套凉被,又和哥哥要了一个崭新的保温杯给他。

单独在一起时,他拉我的手,然后拥抱了我。

说实在的,我有点紧张。可是同时也清楚地觉察到,他真的已不是从前的他了。其个中体会,微妙却真切,难以言说,却可以让你实实在在感觉得出。

也许他太疲劳,也许他心情不太愉悦。我这样以为,也就没多想什么。

他对我说,一个月里,他不见我这方的任何人。

后来的事情就让我有许多的不明白了。他是来发展的,却身份证没有(只有一个复印件,还不是我们上大学时的名字),银联卡没有,问我有没有空白卡,说要往上面打钱。我没加思索地说:“我没有空闲账号,我也不让你往我的账户上打款。”他不仅没带手机,就是钱,他说也只带了四百元。天哪,他是在干什么?有这样搞商业发展的吗?就是来考察,也不必是如此背水一战吧?

最初哥哥们听我的叙述还挺欣赏:这小伙,朴素,务实。可现在的情形,我怎么跟他们讲啊!我能力再大,对这样的情况,也只能是爱莫能助。

他打车很喜欢讨价还价,更多时候是我出了车钱,有时还要给他几十上百的。

他说他做批发买卖,可是我看到他住处只有几个办公笔、簿,他说他在摸索市场。他说他在寻找店面。有一回他说,如果货物到了,存放学校我的宿舍行不行。我说你脑袋没问题吧?他尴尬地转开了话题。

他说货要从南方进,来北方批发出去。我心里奇怪,南方的货真的就比北方的那么有很多的利润留成?

有一回他说要回去办货。可是没回去。“五一”前他又要回去,然后又说送我先走,他再走。多大的温情!可是“五一”假后我从家回来,他还没有离开这个城市。他不做生意吗?商人不是说时间就是金钱吗?我很是不解。

时间长些,他也多少说出一些新东西,可是这些新东西却叫我吃惊,害怕。他说他卖过摇头丸,他还说为了自己的女人,他可以去杀人。不知是激动,还是恐慌,我忽然紧紧地抱住了他。他却平静地推开我,走到了一边,喃喃地道:“过去这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我突然觉得浑身冰凉:他不是生意场上落魄了,就是在躲避追杀。

想到这个,我背脊发凉,头发上指——这样一个似乎曾经志满意得的强者,隐居一样地过活,他怎么了?他到底是什么人?

我不再喜欢去他那里。他叫我,我也是推脱工作忙,或者说身体不适。

正在这时,市里发生了一个商场店员被杀死亡事件,接着有传说死了三个人了,后来竟然说已经七个人了,都是年轻的单身女子。我的脑袋轰地一下,大了不少。会不会是他?我忆起了他和我交往的细节,他的眼神和语言的躲闪和犹豫,他的出出入入的行踪不定……

几个晚上,我睡不好觉,那几天,我明显憔悴许多,消瘦下去。有时上课也在想这件事。

有一天,他打电话给我,说他要回去,让我给他买车票。而且旅社女老板也打电话给我,说他欠钱了,是不是由我替他补上。啊,这是哪门子事啊,为什么要我去为他偿还这个欠债,就因为我认识他?那么说,他现在是要跑了?

终于我有点受不了了,要去报警。可是我的哥哥阻止了我:他这个人是不太磊落,好像很阴。但不具备作案条件——他没有别的衣服,如果作案,他的衣服会暴露一切。他至多是个亡命者,不至变态如此。至于他来到这里后这里发生事件,纯属偶然的碰巧。再说,证据不足,他出来,对你是个威胁。再说,如果不是他,你们的一切不都失去了吗?爱情不在,友情还是要保持的。

哥哥告诉我,千万记住,不要单独接触,如果必须,就一定在公共场合。

我说给表嫂,她立刻来了职业的敏感,抓起电话就要打110。就要拨号时,她犹豫不决了。想了一会儿,放下了电话,说:对你不好。给他些钱,让他远远地走开。

我想也对,就这样吧,眼不见心不烦,他走了,我心里也少了一个病。于是我想让哥哥陪我去走一趟。可是哥哥坚决反对我这样做:“当初我就要你看看他的身份证,让你表嫂利用方便,网上查查,你不在意,管他,帮他,去商场,逛公园,吃饭结账,坐车花钱……你对他已经仁至义尽,他却对你遮遮掩掩。易涨易消山溪水,易反易覆小人心。这样的男人,哪里是考验你的耐心和爱意!不交也罢!”嫂子也强烈反对我的打算:你还在天真,你还在幻想,到别处他被抓了,问起来,你也是个事儿。不明不白的人,你还是远一点儿好。

于是,我回绝他和女老板:我没有钱,也没有必要替他做这些了。

一天中午,他给我来了电话。他说要回去了,他的合伙人王总开车来接自己。

我一下子全明白了:他真的在逃难,为了他的“王总”,他亡命天涯。这正是他来时说过的时间——一个月,只是稍多几天,一个星期,不,是一个月零八天。那边把事情摆平了。他要回去了,他不是为我而来这里的,他只把这儿当成了一个临时避难所,而我,是他这段寂寞和紧张日子里的一个镇静剂,一个降压灵,一个开心果。可惜我不是脑复康和速效救心丹,他还是原来的他,一个走上社会后变得让我根本无从了解的他。

云暗不知天早晚,雪大难辨路高低。

哎,走吧,远远地去吧,不要再回来,也不要再联系,就让这一切随风而逝,随水而流,消了记忆,融了感觉,重回虚空了吧。相逢不饮空归去,洞口桃花也笑人,他来了,我们见了,可是这样一个结果,知情者会如何笑我?哦,我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了,命运如此,叫我多一份理智和成熟,多一份思想和沉重。

今晚过去,明天的他,就不在这个城市了。以后呢,什么情况,就不得而知了。就算一个不太美妙的插曲,让生命中该去的就去了,然后从新开始我和我们的一切,毕竟,人生总是在向前走着。

共 865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小说叙述的第一人称的我在QQ上聊天时,遇到了分手多年的男友,这个男友告诉我,他要来我住的城市,对于这样的决定我有点感动,但感动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担心,时间过去那么久了,每个人都变了,谁又能保证我们之间的爱情不会变呢?小说围绕这个主题展开,通过我的描述,对男友的种种行为让人费解,我和我的家人开始怀疑他究竟是做什么的,为什么跟他自己说的相差甚远呢?然后我通过点滴的小事来观察,以及家人的分析,逐渐明白了他可能是躲避什么人,并且我下定决心不再与他往来,小说中对于我的心理刻画的很细致,语言流畅,记录了生活中一个不算太美的插曲。【编辑:红荆】
1 楼 文友: 2010-04-27 09:00:05 小说中对于我的心理刻画的很细致,语言流畅,记录了生活中一个不算太美的插曲。小孩腹胀不爱吃饭
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
经期推后颜色发黑
友情链接
西宁娱乐网